欢迎光临中国文艺在线
网站文化
  独立 自强 时尚 知性 聪慧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小编热线:(QQ)790646582
用户名: 密码: 注册|忘记密码?
 
       
   
   
2016-3-2 | 发布者:admin | 热度: | 评论:0
导读: 12月25日下午,李安亮相北京电影学院,与电影界学子进行交流。相隔十年再次亮相北电的李安吸引了大批学生,整个演讲场所水泄不通。由于交通阻塞,李安...

12月25日下午,李安亮相北京电影学院,与电影界学子进行交流。相隔十年再次亮相北电的李安吸引了大批学生,整个演讲场所水泄不通。由于交通阻塞,李安迟到了近一小时,但当他以一向的儒雅谦虚态度与学生打招呼时,大家对他的迟到都已不放心上。在一个半小时的交流中,李安循学生要求再次畅谈了关于《色,戒》的种种,并谈到有关“干净版”和“完整版”的话题。对于这群电影界的未来一代,李安的电影经历与导演工作方法,都成为他们最感兴趣的题目。李安的许多回答既感性又坦率,并说到拍电影是下地狱而不是上天堂,要获取其中的美好须付出很大的代价,而且必须要有对电影的疯狂与兴奋感。
谈电影:中国片比美国片难拍

  这场交流会只限持有北电学生证的学生入场,学生们非常踊跃,整个场地无论通道还是过道都站满了人。虽然交流会推迟了近一个小时,但从观众脸上可看出他们一直保持兴奋的态度。随后终于出场的李安,带着他经典的腼腆笑容走上讲台,蜗着身子坐在椅子上,满脸不好意思地问身边充当主持的田壮壮:“要不要道歉?”那种低的不能再低的态度,让所有人都不会想到要怪罪他什么。交流会以李安拍摄中国片和美国片的经验谈起。想不到,李安却是认为“中国片太难拍了,拍美国片比较轻松”,“美国电影一百年跟中国电影一百年的发展非常不同,他们有很完善的一套东西,非常注重用声光和画面说故事。中国电影文化会落后一点。我拍西片的话,虽然对他们的文本不认识,但却可以从内在和本质出发看到背后潜在的意义。我对中国文化很熟悉,但就反而捉不住背后的东西。拍国片很吃力,各方面都很吃力。”但李安也承认,不断地交换拍摄国片与西片,对他是一个非常好的训练,可以从一方提取经验用到另一方上面。

谈《色,戒》:床戏是终极表演

  虽然李安就《色,戒》已经谈过千百回,但作为今年电影圈最热的话题,学子们对《色,戒》的好奇心并没有因为影片的下画而结束。当李安听到北电影厅放映的也是“干净版”的《色,戒》时,笑了笑做了个小小的鬼脸,“我拍《色,戒》的时候没想过拍干净版。后来因此引来很多议论,也有外国的记者对我说,如果我是先拍干净版再延伸到完整版可能更好。不过,我拍的时候想的是不干净版的。”学生们听到李安坦率的回答,都大声鼓起掌来。对于李安来说,“色”是色相、感情,但“戒”是理智,“学电影就是色相、感情,戒是用理智的眼光去了解。电影是下地狱,不是上天堂。把灯关上,在黑暗的盒子里观看影像,陷入色相与情感,只有用理智的眼光去看去了解才不会把自己毁灭,那就是´戒´。”李安坦陈刚开始改编剧本的两三年时间里,时时挣扎于张爱玲设计的色相之中,要用女人的性心理学去反映这样一种时代与情绪,更是相当困难,“最珍贵的经验是拍床戏(笑),它是终极的表演,而通过表演去追朔的真相,比人生更真实。”

谈拍戏:需要勉励的人根本不应该拍电影

  北电学子们当然不会放过“请教”李安导演工作的话题,李安认为对他做导演最重要的两个东西是编剧与表演,视觉还是其次,“我是一个好的导演,但不太会写作,写作太孤独了。但编剧是演练和学习的最好的方式,人怎么讲话,你要怎么把它拍出来,怎么才能吸引人?你会在剧本的演练中不断受打击,但我还是鼓励大家都要写剧本。”拿《色,戒》做例子,李安多次谈到他在拍摄过程中好几次都差点到崩溃边缘,“有时候抬头看天空,似乎看到张爱玲在上面笑;有时候回头一看,忽然一阵毛骨悚然。那时我在家里睡觉,屋子下面是空的,我都睡不了,很没安全感。这种色相,要够疯狂,要有兴奋感。很辛苦,但到你快崩溃的时候会出现一些很美的东西,但你要承受那个状态。人们叫我勉励年轻人,但我觉得需要勉力的人根本不应该拍电影。”

谈新书:在美国“个体户”自主研发

  李安此趟大陆之行,其实主要是为自传《十年一觉电影梦》做宣传。

  融合东西方文化是李安公认的长处,因此同学们大多问他如何做到东西方都能吃得开。李安说,自己到了美国才真正看清中国文化,用东方人眼光看西方文化也比较客观,两边合作才拍出了不错的作品。李安还举例说张爱玲、老舍、钱钟书都是因为英文好,才写出优秀的中文作品。李安开玩笑说自己在美国干的是“个体户”,基本是大公司拿剧本找他,要么就是“自主研发”项目然后找投资。

谈经验:身体够好、想法够疯狂

  昨日李安在电影学院还被首次问到是否要拍动画片的问题,李安称他早想通过动画拍摄中华传统文化的电影。“但目前华语动画设计还没走出模仿迪斯尼、日本动漫的套路,因此计划一直未实现”。

  谈到回中国拍片的经验,他认为华语电影工业没这么完善,拍摄时虽可享受更多自由,但东方文化经验比较私人,拍片时解剖自我就更痛苦。李安透露他改编张爱玲作品到一半时差点崩溃,“我抬头看夜空,真想把张爱玲从天堂拉下来痛骂、甚至狠揍一顿,但张奶奶还是在那里笑话我”。讲到此时,李安眼眶开始湿润起来。最后他还给年轻人总结道,要拍好电影要“身体够好、想法够疯狂,运气够好!”


(编辑:李金桥)

下一篇:没有了!
 我要评论:
中国文艺在线 - 发现文艺人才、展现文艺作品、打造文艺精品 - 凯娜科技
吉ICP备11002400号-3 服务QQ:790646582 e-mail:zk8312@163.com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
Copyright @ 2012-2015 中国文艺在线 保留所有权利